九州体育官方下载-巨头还是巨婴?科大讯飞上市12年净利润仍靠政府补助撑场面

九州体育官方下载-巨头还是巨婴?科大讯飞上市12年净利润仍靠政府补助撑场面

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9日电(常涛)近日,科大讯飞发布2019年年报。两项主要数据表现亮眼:2019年科大讯飞营收100.79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27.30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.19亿元,同比增51.12%。

不过,亮眼数据背后亦有隐忧。科大讯飞净利润靠政府补助“撑门面”的老问题依然存在,2019年这一比例高达50.31%。另一方面,科大讯飞2018年开启的国际化,目前仍惨淡经营,破局艰难。2019年科大讯飞国外地区营收仅为0.83亿元,占比0.82%。

资料图 中新经纬摄

政府补助占比一路看涨

科大讯飞历次发年报,政府补助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。2019年年报显示,当年科大讯飞获得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(与企业业务密切相关,按照国家统一标准定额或定量享受的政府补助除外,下同)为4.12亿元,占比高达50.3%。

中新经纬记者查看近五年年报发现,科大讯飞净利润与获得的政府补助均保持增长趋势,后者占前者的比例从2015年的25.9%飙涨至2019年的50.3%。年报显示,2015年-2019年,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.25亿元、4.84亿元、4.35亿元、5.42亿元、8.19亿元,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.10亿元、1.28亿元、0.77亿元、2.76亿元、4.12亿元,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.9%、26.4%、17.8%、50.9%、50.3%。

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科大讯飞获得的政府补助在持续升高,2019年科大讯飞净利润中4.12亿元来自于政府补助,2018年同期补助金额只有2.76亿,同比增长了49.3%。

据粗略统计,科大讯飞2008年上市以来至2019年上半年,净利润总值约为35亿元,其中政府补助总额约为12亿元,占比超33%。尤其2018年后,科大讯飞获得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保持了较高数值,因此,市场上有关科大讯飞是否为一家“补助型企业”的讨论声一直不绝于耳。

政府补助有什么?

2019年8月,科大讯飞发布2019年半年报。2019年上半年科大讯飞获得政府补助1.16亿元,占净利润比例为61.38%。

在当时举行的2019年半年度投资者交流会上,科大讯飞董秘江涛解释了政府补助与讯飞净利润的关系,称2019年上半年,科大讯飞获政府补助2.09亿元,其中软件退税0.93亿元,研发项目补助0.69亿元,办学补助0.1亿元,剩余的0.37亿元才是政府奖励。而科大讯飞2018年纳税9亿元,“科大讯飞绝对不是靠政府养活的。”

2018年10月,科大讯飞2018三季报投资者交流会上,江涛也对政府补贴进行过解释。

江涛称政府补助主要分为三部分:办公补助、软件退税和项目补助。其中,软件退税是国家骨干级软件企业都能享受的待遇。项目补助机制是国家为了支持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,对企业研发投入的支持,企业自身也要有配套,企业拿出八成,政府补两成。因此,这些补贴是基于科大讯飞大量的研发投入,因此说科大讯飞的净利润来源于政府补助“非常不靠谱”,“科大讯飞拿到的政府补助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”

依靠政府补助弊端已显现

根据《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-政府补助》规定,政府补助计入非经营性损益,即不属于企业正常情况下的经济利益流动。这意味着,如果净利润过度依赖补贴,哪天补贴断流,企业盈利能力将受重创。

以2018年半年报为例,净利润为1.35亿,其中政府补助超过1.5亿,投资收益4647万,剔除掉非经常性损益,公司实际亏损数千万。

另外,科大讯飞过度依靠政府补贴的弊端已经显现。科大讯飞历年财务数据显示,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。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,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“砍价”,这一点通过近五年的经营性应收款项的高占比便可看出。

据统计,2015年至2019年五个财报周期,科大讯飞平均经营性应收款项占营收比超过51%。换而言之,公司每1元的营收对应超过一半的“账款”。

2019年,科大讯飞应收账款为50.87亿元,换言之,本报告期内的100.79亿元营收中有一半是应收账款。科大讯飞在公告中给出的解释是“主要系本期营业收入增长,应收账款相应增加所致。”

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端采访时表示,科大讯飞净利润高度依赖政府补助,存在较高的业绩风险隐患。若公司不再具备相关优惠或补助条件,不但其利润水平直接受到重挫,造成科大讯飞净利润大幅下跌,还可能对公司的经营发展造成巨大的负面冲击,进而影响公司的长远健康发展。

巨丰投资顾问总监郭一鸣亦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,如果总利润没有太大变化,而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比例相对较高且持续的话,说明企业盈利能力存疑。一旦补贴退坡或者消失,必然会造成净利润大幅下降,甚至影响经营活动。

不过,郭一鸣同时表示,对于成长类企业,尤其是高新科技企业,政府给予补贴是比较正常的,有助于帮助企业更好地进行研发和成长。“在关注政府补贴的同时,我们要重点关注企业在研发以及成长中所取得的成绩,以更好地预期未来。”

宋清辉则指出,目前语音识别技术科技含量并不高,仍旧离不开人工的辅助,科大讯飞未来盈利能力不容乐观。

国际化破局困难

科大讯飞曾提出,2018年是其国际化元年,而2019年是国际化发展的关键年。但从数据来看,目前科大讯飞在海外市场的布局仍在挣扎中。

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2018年曾表示,关于科大讯飞国际化的战略和布局,会从三个方面进行:一是全球化源头技术的合作和布局;二是产品代理和渠道合作;三是国际业务要从投资开始。

不过,目前科大讯飞国际化仍面临破局艰难的境况。2019年科大讯飞国外地区营收仅为0.83亿元,占比0.82%;2018年为0.49亿元,占比为0.61%。

在国内市场中,科大讯飞也存在过度依靠总部所在区域的现象。科大讯飞的总部位于安徽合肥,此前数据显示2015年安徽地区营收便已经远超6亿元。在2019年年报中,公司并未具体分类各业务来源省份,而是划归于区域。公司所在地华东地区的销售额为54.01亿元,占比53.59%,超过总业务的一半。

截至发稿,科大讯飞每股报价32.48元,跌0.85%,市值714亿元。(中新经纬APP)

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